专一网 专注财税金审 服务企业!

专一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金融 > 金融新闻 >  正文 

武汉内涝:做着“十万年”一遇的工程,等来的却是“百万年”一遇的雨

2016-07-09 | 来源:专一网    人看过
分享到: 
    经历了过去一周暴雨的袭击,“看海模式”对于深处全国抗洪斗争的武汉市来说,已经不仅仅只是一句调侃。根据气象数据显示,6月30日至7月6日,武汉累计降雨量560 5毫米,突破了武汉自有气象记录以来周持续性降水量的最大值。一场全城严重内涝、堤防险情丛生的洪水灾情已然降临在武汉。
经历了过去一周暴雨的袭击,“看海模式”对于深处全国抗洪斗争的武汉市来说,已经不仅仅只是一句调侃。根据气象数据显示,6月30日至7月6日,武汉累计降雨量560.5毫米,突破了武汉自有气象记录以来周持续性降水量的最大值。一场全城严重内涝、堤防险情丛生的洪水灾情已然降临在武汉。

\

年年治涝年年涝

7月7日迎来的强降雨后的晴天,依然不能减退城市严重内涝给部分城区居民带来的“阴霾”。其中,渍水最严重的武汉南湖地区部分小区在积水围困中成为一座“孤岛”,小区居民在停水停电断网中也饱受着煎熬。
\

据洪山区政府发布的通知称,南湖地区的水全部消退至少需要6天。对于积水需长时间才能消退的原因,武汉市洪山区水务局排水处表示,目前排水人员只能对高于南湖或平行于南湖的区域进行抽排水,而地势低的区域面对南湖顶托,将水抽出南湖基本没有作用,只能重新回流到南湖,目前南湖渍水主要通过南湖连通渠在疏排。

据了解,南湖属于汤逊湖水系,通过巡司河与长江连通。在非汛期,南湖水位高于长江,雨水进入南湖后,经巡司河自流排入长江。而在汛期,长江水位高于水系内水位时,为避免江水倒灌,巡司河水闸关闭,南湖水只能完全通过16公里外的汤逊湖泵站抽排入长江,该泵站也是整个汤逊湖水系的唯一排水口。目前,汤逊湖泵站已经24小时满负荷运行,向长江抽排湖水。据介绍汤逊湖泵站24小时能抽排约1200万立方米的湖水,南湖水位可随之下降10厘米左右。如南湖水位再下降40厘米,周边绝大部分区域渍水可得到缓解。

武汉缘何陷入全城严重内涝?

据武汉市水务局排水处表示,从排水条件看,武汉历史上就是一块沼泽地,地势很低,排水条件很差;此外,武汉市的排水系统建设标准偏低也是重要原因。不过,除此之外,恐怕南湖新城建设中曾规划为河湖水系的生态系统为房地产开发让路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南湖新城大规模开发始于2004年,通过10年时间至2015年已基本开发完毕。华中科技大学教授夏增民提供的2000年9月湖北省地图院编制的“武汉市交通游览图”显示,南湖雅园、南湖假日小区等多个目前渍水情况严重的小区,在该地图上曾被标示为湖面。

尽管此次“全城看海”主要由短时强降雨导致疏捞能力饱和、积水无处可排的“天灾”引发,但在城市版图快速扩张、工地越来越多的背下,城市建设欠账多,城市管网设施建设滞后等问题依然存在。

做着“十万年”一遇的工程,等来的却是“百万年”一遇的雨

雨果曾说过:“下水道是城市的良心。”验证一个国家和城市是否发达,一场雨足矣。近年来,城市内涝频发。汽车“潜水”、市民“看海”屡见不鲜。为何我们的城市“年年防涝年年涝”?

(1)城市排水系统严重滞后,设计标准偏低。来自国家防总的数据显示,目前我国省会以上城市的排水标准一般只有1-2年一遇,其它城市的排水标准更低,与国外发达城市差别大。纽约是10-15年一遇,东京是5-10年一遇,巴黎是5年一遇。
\
(2)城市盲目扩张,地面渗水力下降。大规模不科学的城市开发建设是内涝灾害频发的重要诱因。城市建设的扩张,使原本具有自然蓄水调洪错峰功能的洼地、山塘、湖泊、水库等被人为地填筑破坏或填为它用,降低了雨水的调蓄分流功能。

(3)重地表,轻地下。由于一些地方衡量城市发展、考核干部的标杆更多的是经济增速,似乎只有高楼林立、街道宽阔、广场气派、商业繁荣才是政绩,所以当面对花费多,却看不见、用得 少的城市地下排水系统时,真正下力气做的便少之又少。发达国家的经验表明,城市地下和地上基础设施投资比例大概为1:1,然而,据《中国城市建设统计年 鉴》统计,目前我国用于市政基础设施的财政性资金仅有4%投入到排水系统维护。

(4)中央对城市地下排水管网的财政投入也严重不足。长期以来,城市基础设施投资主体是地方政府及下属融资平台企业。然而,随着地方政府债务负担日益沉重,地方政府扩大投资显得有心无力。

130亿元排水设施投资,仅花了40余亿元

城市湖泊、洼地、沟塘等是天然的防涝“蓄水容器”,具有调蓄雨水、涵养渗流等调节径流的作用。武汉为“百湖之城”,城市水域面积约占全市国土面积的 25%,居全国省会城市之首。但在快速城市化背景下,特别是20世纪90年代以来,包括湖泊在内的各类水体不断被填塞,湖泊的“蓄水池”功能日益弱化。在2013年4月,武汉市启动了《武汉市中心城区排水设施建设三年攻坚行动计划》,计划用三年时间,投资129.85亿元,全面提高中心城区排渍能力,基本解决排水突出问题。如今,三年已过,130亿元排水设施投资为何没能缓解武汉内涝状况也成为民众关心的焦点。至于为何没能按时完成计划?据武汉水务局介绍,是由于征地、建设等原因导致部分重要排水项目建设滞后。目前这项总耗资130亿元的投资计划,只花了40余亿元,完成了170余个排水项目。

但钱从何处来依然是个问题。在中心城区排涝计划资金来源实际操作过程中,中央和地方财政三年累计投入仅30亿元,其他133亿元资金主要来自于银行长期贷款、政府与社会资本合作(PPP)融资。作为公共产品的城市排水系统,因无法盈利,很难实现预期投资目标。三年建设期的中央资金只有十几亿元,但很多试点提出的建设规模都是百亿元以上。主要融资模式是地方投资平台借债,这导致本应是拉动经济增长的海绵城市建设,却增加了地方政府债务。

钱从哪儿来?钱又该如何合理地“花”出去?城市排水系统建设的最大优化又该由谁来保证?这都成为了海绵城市“内涝”的一大心病。看过电影“虎口脱险”的都知道,二战时期的欧洲城市,上下水管道、煤气管道、动力电路和通信线路等都集中在一个地下隧洞内,隧洞里人和船都可通行。在隧洞内既方便维修各种管网,又消除了地面短拉线路和随意开挖路面的现象,还能排泄地面暴雨形成的洪水。试问,啥时候我们国家的城市设计理念也能像这样更合理化一点?


排行榜

  • 24小时
  • 一周
  • 一月
专一网